當前位置:眾說 > 理論 > 正文

基層教師職稱路上“大堵車”該何解? - 眾說 - 舜網時評 - 眾說 - 舜網時評

2019-04-12 09:09:05  作者:鄧海建
  2018年,安徽省宿城一所“老牌”的省重點中學,135人待評,但指標只有7個。最近,多位中小學教師向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表示,因為指標有限、正高職稱評審標準過高等問題導致的評職稱難,已經嚴重影響到他們的工作積極性,應建立更為科學合理的職稱評審方案。

  有人說,世界上最擁堵的路不在北上廣,而是在中小學教師職稱晉升的路上。名額少、門檻高,如果遇到年輕教師多、高職稱的又不退休,那么,中小學教師為了職稱晉升排隊真的就可能要排到地老天荒去了。“135人待評但指標只有7個”的例子固然有些極端,卻折射出基礎教育中“職稱難評”的真實現狀。一方面大肆助長了論資排輩之風,另一方面也嚴重消解了教師的職業尊嚴和職業成長的獲得感,還嚴重拉低了教師職業的性價比。

  名額有限、年年排隊,咋辦?結果就是職稱評定的標準越抬越高,比如有些地方正高教師的標準,要“被評為省特級教師或享受省級以上政府特殊津貼,被評為省級以上優秀教師或學術帶頭人,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三等獎以上”等等。這些聽起來就嚇死人的條件,大概就是高級職稱上的玻璃天花板。正因為一般人是怎么也夠不著的,因此,職稱制度的正向激勵作用,大概也就相當于在紙上畫了個好看的餅。

  我國中小學教師職稱(職務)評審制度始于1986年,其間經歷多次改革。不過,數量管制思維始終貫穿其間。這種管理思維,在教師梯隊正態分布的時候是沒有問題的,一旦年輕人過多或者老中青出現斷層,數量管制就顯然悖逆了公平底線。解決這個問題,辦法也不是沒有,最簡單的就是學習歐美的教師年薪制,年薪隨教齡的增長而提高,實際上是鼓勵教師終身從教。又或者,改革職稱晉升制度,比如寧夏等地的鄉村教師就有自然晉升機制,到了年齡就晉升。當然,特別優秀的也可以破格申報,總之是不要把名額限制死。

  前些日子,輿論多在點贊《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規定》。職務與職級“比翼齊飛”,等于公務員晉升有了“雙通道”。只要吃苦耐勞、只要業績卓然,低職務的基層公務員,理論上也會有高職級發展的空間。比照這個思路,建議中小學教師職稱晉升也可以構建雙通道機制,讓每個努力從教的優秀老師、讓這些“夢之隊”的優秀筑夢人,都能收獲對等的職稱待遇。

 
黑帽SEO